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东兰,红色革命老区、生态旅游城市;江平,绿色寿乡、养生乐园!欢迎来到最权威、最贴近百姓生活的东兰江平互动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266|回复: 0

[老区传说] 东兰韦氏土司的兴衰

[复制链接]

73

主题

90

帖子

382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82
发表于 2018-2-2 14:27: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宋、元、明、清很长的时期里,偏僻闭塞的东兰一直置于“图岁”即韦氏土司的统治。从宋仁宗皇祐五年(1053年)至清雍正八年(1730年)改土司制为流官制止,韦氏土司在东兰的统治历经四朝共677年。而韦氏土司的寿终正寝则推迟到民国七年。也就是说,凤山一带受韦氏土司的统治后延89年,长达866年。根据现有的地情资料,可以认定:东兰韦氏土司始于宋,兴于明,衰于清,终于民国。7 z: J6 i. u# e" i" c$ B4 A* ]
  一、狄青南征是韦氏称官东兰的开始
# Y0 r( I! v9 @) c( u  宋仁宗皇祐四年(1052年),各地农民起义蜂起,广源州也发生了以依智高为首的“蛮农”起义,他们反叛宋朝,占据南宁、横州、昭平等州县,杀死或驱赶地方官吏,自称南王,震动汴京。五年,朝廷派大将狄青为荆湖宣抚使,挥师南下,讨伐侬智高。宋军在南宁郊外的归仁铺,大败侬智高,收复广西各州县。依智高只好逃往云南大理一带,而其弟侬日造带同部分蛮兵沿红水河而上,出逃贵州。狄青派都指挥韦景岱跟踪追击,自宾阳、都安,进驻木兰峒(今东兰)。衔木兰冠带哨长之职。战后论功行赏,由庆远府经略题授韦景岱为木兰安抚司,在都彝的坡豪州拉屯(现已被红水河淹没)设立安抚司署,戍守东兰,世袭管理东院、长江、隘洞、都彝、兰木、武篆、凤山、芝山、长里、本农、里拉、泗苟等十二哨地方,兼管平林都铭二里和三旺六里等地。这是韦氏在东兰称官的开始。到了宋崇宁年间,经过约50年与土著同化的过程,传到韦君朝,外来的安抚司已成了十足的蛮夷土官。" k$ ?% v1 A- [$ d( x- A6 {
  由于地处边远,交通不便,封建中央集权鞭长莫及,不可能提供军饷,韦氏土司便实行军政合一的封建领主世袭制。土地、权力、军队都属于安抚司,称为“图岁”(壮话指小王爷)。土司除了直接占有和经营部分土地外,按哨封给韦氏亲属和黄、龙、覃等姓官兵,推行军队序列的屯田制,以解决随征官兵军饷和生存问题。渐次演变成亦兵亦农,农忙务农,农闲会猎练兵,有事则兵,无事则农,军政合一,军民合一的土司体制。从山东一带随征而来的官兵被附着在东兰的土地上,就地通婚,繁衍生息,与土司形成了绝对的人身依附关系,奠定了土司长期统治的牢固基础。
2 u6 U4 K& I; w  ], k. ]  伴随土地依附关系的确立,土司着手建立哨、石、里、屯、峒等行政组织,并设立设法、僚属、胥吏、差役等办事机构。设法主管刑事、民事诉讼和拘押人犯,僚属协助土司管理日常事务,胥吏主管赋税、徭役,差役负责防盗、传票、抓人等。此外,重用黄、龙两姓,以为“左臣右相”,历代委为头目,享有保官护印,同理州事,共督兵粮,共管各哨的特权。如此,各异姓部属与土司利益相关,自然就同进退,共荣辱。土司还利用联姻来维系统治地位。土司纳室较多,正室一般由门当户对的南丹、田州、挪地等土官女充任,以联结外部,侧室则多由各哨异姓头目之女充任,以安抚内部。各异姓头目也多娶韦氏女为室,以示格外亲近。婚姻往还构成了盘根错节的姻亲关系,有利于调节内部,疏通周边外部。军队、土地、权力牢牢地掌握在土司手里,再加上安抚异姓部属,联姻结纳,土司统治的格局便形成了。" ^+ p8 C( y% d( u
  二、韦氏土司的崛起
4 h$ v! g& e# X* r* b; c  从明洪武十二年(1379年)至明万历年间,韦氏土司交上了好运,出现了约200年的兴盛时期。这一时期,国家多事,内忧外患,民族矛盾激化,少数民族地区起义风起云涌,日本倭寇又侵入沿海地区,大肆进行军事骚扰。中央集权兵力明显不足。兵部告急文书不断,这就为握有一定武装力量的韦氏土司提供了用武之地。在以武勤王的无休止的征战中。韦氏土司的地位日益提高,获得中央集权的嘉奖,除了赏银,土司的封地有所扩大,势力向外伸展,爵号加级,名声远播。
4 B7 i# `: `$ t' a% s9 E" l  参与镇压各地民变使韦氏土司得到诸多好处。明洪武十二年,土司韦钱宝奉命开辟(征剿)宜州、都街、洛索、金城一带,同时疏通道路,十三年获驻兵防守德胜二府承审衙门之权。十四年又奉命开赴贵州各府州镇压苗民起义,获赏银五百两、黄金十四两、金花二枝、重十两的银牌一面、彩缎二匹,挂彩夸官回州任事。以韦钱宝的出征为开端,朝廷认为韦氏土司兵可以利用,即连年征调,韦氏土司势力便逐步向外扩展。土司韦爵、韦兴宗曾先后出征浔州、大藤峡、四川等地,斩获掠夺无数。其子弟获记功派驻思恩、上林、田州、泗城府等地为土巡检或驻兵官。明成化九年(1473年),土司韦祖宏奉两广总督军门邓廷瓒调遣,镇压述昆、清潭、南乡、三岔、伏屡等处民乱,斩获李公段、李虎儿等解报,奉旨驻兵管理以上各地。接着出征古田,又获朝廷嘉奖。随征诸予分驻桂林、柳州三都、安定、洛东、洛西、鹿寨、来宾、都匀等地为巡检、舍人、守备、千总等职。其子凡二十三人,“膺冠带者逾八九”。至此,韦氏土司的版图和势力出现了空前的扩张。明弘治年间,土司韦正宝奉命北上镇压贵州都匀“苗乱”,擒获苗酋张世绿,朝廷钦封韦正宝为平北伯,这是韦氏土司称伯爵的开始。计明清两代,韦氏土司奉命出征“定乱”频繁,每次斩首多以数千计,少亦以百计。到底杀了多少人,实难确计。土司韦祖宏甚至师出无名,于弘治十年攻入田州,“杀掳妇女八百余口,驱之溺水者无算”。可以说,韦氏土司的兴盛靠人头筑成,是以各地农民起义者的血流成河浸泡而膨胀起来的。
' w9 F5 n& V" v& W6 k  韦氏土司在明代历史乃至整个中华民族史上值得称道的是,四代土司都参与了保家卫国,抗击日本倭寇的战争,付出巨大代价,获得显赫殊荣。明正德四年(1509年),广东惠潮等府倭寇剽掠横恣,土司韦正宝奉调征剿,身先士卒,亲冒矢石,浴血鏖战,直抵九连山倭巢,一鼓陷阵,不幸箭伤。正德五年春三月十六日未时薨于惠州行辕,享年三十二岁。其子韦虎臣时年十五岁,勇武绝伦,随军在营。得父伤之讯即带余兵奋勇突阵,所向披靡,如入无人之境,力斩敌酋,抢出其父,继大破九连山,全歼敌寇。蒙荫袭土州官职,扶柩还州。正德八年,韦虎臣奉旨随经略王阳明(守仁)征讨大帽山、大庚岭、横水、左溪诸地,经大小数十战。接着转战福建武夷山,战功卓著,钦奉圣恩赠以“哀孝忠勇”匾额。这是明朝对韦氏土司最高的精神奖赏。不久,福建、广东一带倭患又起,韦虎臣再次奉旨出征,大败倭寇于雷州半岛,聚歼于海南,班师回京奏报,不幸被奸臣以毒酒谋害身亡。后经王阳明实奏朝廷,追谥为“武夷侯”,享年二十二岁,嘉靖年间,倭寇侵边更烈,闽浙告警。嘉靖三十四年(1554年),土司韦起云奉旨和长子韦应龙率“狼兵”与田州瓦氏夫人所部联合,于农历三月初昼夜兼程,到达抗倭前线,进驻金山卫(上海境内),扼倭寇巢穴,接受浙江总督张经派遣,隶属游击邹继芳、总兵俞大猷统领,在浙江嘉兴石塘湾、王江泾等地与倭寇鏖战,一举歼灭倭寇三千余人,后又在陆泾坝等地浴血奋战,英勇杀敌,斩获倭首三百余级,烧毁倭船三十余艘,威震江南,倭寇闻“狼兵”而至丧胆。可恨朝廷奸臣当道,严嵩弄权,其义子赵文华冒功而陷害功臣,总督张经蒙冤下狱。韦起云怒发冲冠,即于七月回师东兰,拒绝一切奖赏。明隆庆三年(1569年),土司韦应龙又进军南海卫抗击倭贼,陷入倭贼埋伏,被围数重,几经搏杀,头目兵丁死伤无数,韦应龙与少数随从突出重围,见手下人马仍陷敌阵,复拨转马头冲入敌阵厮杀。此次出征不到一月,韦氏土司“狼兵”计斩获倭贼一千余人,受到督阵的总督两广军门刘氏的嘉奖。( ~- B8 J5 `1 s
  韦氏土司原设治坡豪州拉屯,后因江防需要,迁址兰阳。明成化十一年(1475年),土司韦祖宏嫌兰阳地方狭小,加上红水河江防长期无战事,即以出征所得赏银及镇压各地民变所掠财货为资,征调境内十二哨工役,在武篆旧州屯大兴土木,建立标准化的州衙。新治建成以后,土建与护河成半月形环绕州衙,衙内设花园、湖泊亭台及兵器作访。衙内还暗布机关,掘有七星隧道,以便发动七星、八卦、九宫、长蛇等战阵。到了明嘉靖十三年(1534年),土司韦起云觉得武篆地方虽宽,但交通不便,又将州衙迁到现在的东兰城。明嘉靖三十年,土司韦起云奉旨重修其父韦虎臣墓,请来三位赐进士出身的文人政客为其篆额、书丹和撰文,征集工匠,极尽规模,立旌表碑铭二座,赐修石人、石马、石狮、石禽多具(文革期间被捣毁),明万历六年(1578年)土司韦应龙为其母金氏六十大寿修建跨州城九曲河大型石拱桥一座,称益寿桥。此桥现仍耸立县城东。州治迁徒,坟茔重修、石拱桥建成,可见土司当年隆盛的气象。
5 a* K% d7 b4 Y9 |  三、韦氏土司的衰落
! j% Y& K' I" _) v* R  韦应文任内,韦氏土司走到了下坡路。以明万历十四年(1586年)丧失对三旺六里的管治权作为由盛而衰的转折点。往下一路衰落,清雍正八年(1730年)改土归流则是雪上加霜。这时,韦氏土司虽还在凤山一带外六哨继续存在,但已沦为异姓头目控制下的傀儡,不足挂齿了。韦氏土司的衰落,主要有四个方面的原因。
2 h" Y1 @# M5 C1 D, y6 o  一是连年征战,用武过头。明清中央集权对韦氏土司不过是存心利用,既可缓解中央用兵之急,又可在战争中削弱土司的力量,所以不惜花些银钱,频频征用。土司为了保住封地,不得不听命于朝廷,同时也想通过掠夺出征地来增加财富,而且还得到朝廷赏赐花红,自然甘心奔命。连年的征战造成丁壮的大量减员,田园荒芜,赋税加重。尤其是对日本倭寇的作战,损兵折将尤为严重。韦正宝出征九连山,陷入倭寇包围。据说只有头目黄文光一人一骑脱出重围,跑到行辕报讯,其他一千多人全部战死倭刀之下。韦应龙出征南海卫,同样陷入埋伏,去时三千多人,回州时所剩无几。沙场征战,土司早亡。韦正宝战死,时年三十二岁,韦虎臣被毒死,年仅二十二岁,韦起云积劳成疾,死年42岁。东兰壮族多少热血子弟的亡魂,才换来皇帝老子的一块牌匾和几锭金银。韦氏土司以武功发迹,以武功扩张,终因武功的衰歇而衰落。万历十四年,南丹土酋莫芝厚见东兰土司势力江河日下,悍然出兵强占原属东兰治下的三旺六里地方,几经争夺仇杀,双方各有伤亡。官司打到总督刘尧诲处,刘见韦氏土司已没有往昔的威风,无所顾忌,干脆将三旺六里附入河池归流了事。韦应龙既结冤于南丹,又失地于河池,列祖列宗世代为朝廷卖命,到头来反被割地削藩,气恨交加,一病不起。
* m8 [" e) ?, g1 j  M2 ^- ?  二是兄弟相残,内讧不断。世袭制是中国封建社会中最落后的制度。这种制度一旦在边鄙生根,便滋生出难以想象的奇形怪状的丑恶,因为土司只立一人。而兄弟众多,这便埋下了无休止的祸根。演出许多令人瞠目的丑剧。
5 ~3 u6 [$ ?) z% d/ Y  早在明洪武年间,土司韦富挠派家人韦钱宝赴京上缴元朝所颁印信并进贡方物,以求重新取得土司地位。谁知韦钱宝心存不良,隐瞒韦富挠的名字,由自己顶上。明朝有司蒙在鼓里,委韦钱宝为东兰土知州。韦钱宝侥幸得逞当上土司,横征暴敛,人们承受不了,又以韦富挠做号召,反对韦钱宝。事情捅到了上面,才把韦钱宝抓了起来。这是韦氏内讧的先例。明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正月十五日夜,土司韦文奎邀请土目黄腾蛟在衙署喝酒。不料,胞弟韦文略暗率朋党冲进衙门,刺杀其兄韦文奎。在座的黄腾蛟挥拳而起,护卫土司,当场拳毙五个刺客。无奈空拳不敌利刃,韦文奎、黄腾蛟还是死在乱刀之下。老哥死了,老弟也活不成。正月十九日,黄姓头目率领族众追捕韦文略到板兰峒,把他绑到其母面前斩首了事。韦文奎、韦文略死了,韦应龙一脉绝了后,转由韦应龙的四弟韦应虬之子韦文第承袭,并于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三月初十日,由黄姓头目黄腾彪带领兵丁护送晋省请求任命。不料,韦文第同父异母兄弟韦文灿勾结挪地土官外家,派刺客装成拦路打劫的强盗,借月黑风高,劫杀韦文第、黄腾彪一行,夺了印信,上省顶替,领到了承袭的号纸(任命状),回州任事。族内长者韦应鲲、韦俸,同字辈的韦文斗、韦文葵,异姓头目龙车、冯显、李宝、陈图等不服上告,要求准韦文第之子韦继宗承袭。官司惊动朝廷三院司道,调查核实,即派差官护送,于万历三十一年六月初,让韦继宗回州袭职。可是不久,韦继宗又被设计谋杀。到了清顺治九年(1652年),清兵大举进入广西,土司韦光祚不敌,被迫投降清朝,于同年三月病故。留下三个儿子,老大韦兆麟因眼瞎耳聋不能视事,老二韦兆虎、老三韦兆象年纪还小。韦氏家族只好公议由韦文灿之孙韦兆羆代理土司职。韦兆羆得了代理的职务,立即为祖父韦文灿复仇。驱赶韦兆虎、韦兆象,逼兄弟俩远走他乡。清顺治十八年(1661年)庆远知府崖俊以私卖粮仓,代理州务占印不退等罪名上报弹劾韦兆羆。康熙三年(1664年),庆远知府任风厚又责令韦兆羆缴印。韦兆羆拒不遵办,强行留任。康熙八年,韦兆羆到乡下巡视,走到都彝哨的双苏、板兰一带即被覃姓头目杀掉。同室操戈,兄弟相残,是封建世袭制的必然逻辑。韦氏土司内部矛盾愈演愈烈,转而求助异姓头目的支持。这样,韦氏土司不可避免地陷入了以“保官护印”自谕的异姓头目的掌握之中。
& ]5 r' ?8 p5 a6 r  三是异姓头目尾大不掉,养痈成患。异姓头目是韦氏土司治下的附庸,有黄、龙、陈、覃、李、冯、牙等姓。他们有自己的封地,同样享有世袭特权。土司称官,这些异姓便称目;土司称将军,这些异姓即称校尉、千总;土司封爵,这些异姓即封千户。异姓头目特权和地位的取得,并非土司的轻意施舍,而是他们鞍前马后,南征北战,冲锋陷阵,沙场搏杀,立有战功的物质反映。东兰十二哨,仅黄姓头目就占了兰木、本农、凤山三哨。不过,异姓头目再大,也不能大过土司,更不能直接取代土司。因为中央集权只承认韦氏的世袭权,各异姓头目不得不世代屈居“保官护印”的下位。唯一的出路是保相对懦弱的韦氏来做土司,好让这些异姓头目以仆代主,挂羊头卖狗肉。居于这样的出发点,异姓头目频频挑起韦氏土司内部的同室操戈,进而发展到公然对抗土司,与之开战。
3 R8 K0 k7 N7 t( j  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土司韦文奎被其弟派人刺杀,头目黄腾蛟也在场蒙难。黄姓另外的两个头目黄腾彪、黄腾螭即私自召集亲属人众去追捕韦文略,不顾韦氏土司正宗绝后,在韦母面前斩首示威,对外侧假称韦文略畏罪自杀。事后弄了个旁系傀儡韦文第来充数,一切州务便落到黄姓头目手里。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韦文第被杀,黄姓头目黄腾螭闻变,居然集合手下兵丁占领土司衙门,又在自己封地筑起天荒大寨,拒绝韦文灿来衙接任。双方动用武力,争斗连年。后经庆远知府陈尧钦从中调停,至万历三十八年(1601年)收兵罢战,韦文灿才得正式进衙接任。韦文灿接任后,黄姓头目黄德广、黄德坤退避风山,构筑据点,继续顽抗、清康熙三年(1664年),土司韦兆羆比较精明干练,不是各异姓头目理想的人选。龙、黄、覃等姓头目合谋,趁韦兆羆下乡巡视不备之机,由覃慈、覃掌、覃球等下手除掉。等到韦兆羆的大儿子韦国忠接任后,追究凶手与合谋人等,各异姓头目即公开召集族内人众反叛,与土司开战,造成“连年不解,死亡殊众,庐舍皆付焚”的后果,土司韦国忠不敌,求助于朝廷。巡抚、知府提兵前来助剿,才于康熙十五年(1676年)平定下来,康熙十九年(1680年),土司韦国忠死了。各异姓头目皆大欢喜,置韦国忠的胞弟韦国岳而不顾,则龙姓头目龙汉牵头舍近求远,前往三旺牛峒接回原属土司后代的韦兆虎、韦兆象兄弟。正在为韦兆虎办理承袭土司手续时,韦兆虎又突然不明不白地死掉。明眼人都知道,韦兆虎已长大成人,将来肯定对各异姓头目不利,不如趁早杀掉韦兆虎,让年纪小一些的孤儿韦兆象来顶职当阿斗,各异姓头目才好控制州务。于是改由韦兆象来承袭。各异姓头目的这些做法,理所当然遭到原土司胞弟韦国岳的强烈反对,引起了新一轮的争斗。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八月八日,庆远知府曾下过警告各异姓头目的手谕。但以龙、黄为首的异姓头目不服。集体到省上控。巡抚部院转派柳州府姚通判亲自到东兰调查取证,双方各陈其词,韦兆象、韦国岳都是土司后代,无法定案。各异姓头目进而联络周边的南丹、挪地土官一起上省顶案,终于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胜诉,由韦兆象回州接任土司职。龙姓头目在保举韦兆象一案中立了大功,土目龙云当上了土司的承务之职,包揽一切州务。先是以防止内六哨韦国岳闹事为借口,到凤山建立第二衙门,又在龙姓封地门州(风山县境)修建公馆,借机挥霍和侵吞土司官署库银一万多两,再逼土司韦兆象将里拉哨典当给田州豪富岑三太爷,换得白银二千多两使用。土司的破落到了靠典当土地求生存的地步。龙云协理州务期间,欠朝廷七年钱粮未解。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新任知府刘麟趾震怒派兵催缴,专管土司钱粮的龙云见势不妙,才如数解缴,但却又变成龙云用私款为土司代垫。土司韦兆象无能,大权旁落,已成了任异姓头目宰割的羔羊。
( g+ w# v( P; ~8 X. Z$ }  四是雍正皇帝下诏改土归流。清雍正年间,整个中国社会逐步趋于稳定,清中央政权对各地土司的利用逐渐减少,而边地土司之间,土司内部还在互相攻战,成了边远地区不安定的重要因素。清雍正皇帝非常头痛,解决少数民族地区边藩问题已在腹稿之中。这时,辖区内设有土司较多的云贵总督鄂尔太顺应时势,奏请朝廷改土归流,雍正立即准奏依议,并提升鄂尔太为云贵两广总督,自雍正七年九月开始具体负责实施西南少数民族地区归流事宜。恰在这时,东兰内六哨韦国岳一支不满龙、黄二姓挟持土司而肥己的做法,以韦国耀(又名韦咬)为首要求归流,抗拒不向土司署缴纳钱粮。官司打到庆远知府徐嘉宾处。遂拟将东兰土州所属东院、长江、隘洞、都彝、兰木、武篆等内六哨改由流官管理,左迁土司韦朝辅为东兰土州同,分管凤山、本农、长里、芝山、里拉、泗苟等外六哨。公文将下未下,庆远知府搞了个骗局,把韦国耀父子锁押监禁,然后向土司韦朝辅紧急勒索白银二千八百两,以为设法延缓东兰改土归流的活动经费。等到白银到手,庆远知府才公布皇帝准奏依议的鄂尔太的奏章。天命难违,东兰土司韦朝辅终于雍正八年七月二十三日将土知州印信呈缴流官吴正一开用,并于同年九月六日接领部颁雍字六百五十六号文和东兰州土州同关防一颗开用,分驻凤山。原来的东兰土知州降为了土州同,真正意义上的以内六哨为主要封地的东兰土司已不复存在。
! ?0 v2 g8 d5 t& O  四、研究韦氏土司并非怀古
0 v! q+ B% F* {6 b& [8 K: k; W  韦氏土司的历史至少告诉人们一个史实:东兰在清雍正八年,即1730年以前仍实行西周极端落后的封建领主制,即世袭分封制,而早在秦朝,中原地区便已推行相对进步的封建中央集权制,即郡县制,东兰足足晚了2000年才跨入郡县制的行列。由此我们知道,东兰人民是在怎样的历史条件下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尊重这段历史,就不能以沿海和中部发达地区的发展标准来同等地要求象东兰这样有巨大历史代沟的贫困地区,而只能根据其自身特点来寻求尽快发展的道路。
: ~9 o2 d; c4 w+ ?. ~. K: A* i: y  剔除愚昧、野蛮、落后、反动的一面,尚武、爱国的民族主义精神和勇于冲破封地禁锢,积极向外寻求发展、开拓的创业精神,便是韦氏土司留给东兰后人乃至边远地区人们的宝贵的精神财富。这种精神财富一旦被正确的思想所引导,必然变成推动社会进步的积极因素。新民主义革命早期,东兰成为广西农民运动的策源地,继而成为右江革命根据地的中心腹地,出现了数千人北上江西的伟大壮举,为寻求真理,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不惜付出巨大代价,作出重大牺牲。在血与火的斗争中,产生了韦拔群这样的领袖人物和众多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将校军官。从这些人身上,我们看到了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在先进思想指导下,区域优良传统得到发扬光大的光辉典范。# V3 `- W. h: b# A* M: W
  土司搞的是世袭制,不管贤与不肖,以绝对的血缘关系定尊卑,这是土司衰落的根本原因。韦氏土司的衰落告诉我们,当前推行和强化领导干部异地交流多么必要。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一个人呆在一个地方或一个单位久了,就有可能变成土司,就有可能走向衰败。韦氏土司的衰落警示人们,要从事业兴衰的角度来严肃看待任人唯亲和权钱交易,买官卖官的危害。历史决不应该再造韦兆象和龙云式的人物,更不能重蹈土司衰落的覆辙。
' [: }9 E& O3 B7 E1 z" h# }" o* m
. z2 x& T: s! N"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东兰江平互动社区 ( 粤ICP备17041577号  

GMT+8, 2021-4-16 15:35 , Processed in 0.637348 second(s), 40 queries .

红色革命老区 东兰论坛 X3.4

© 2008-2021 东兰江平互动社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